微博@行歌笑太太
A团迷妹 【大野智是全世界最好看的人!】
屁股中毒【爱DVA 随内人爱法拉】
最近日剧 杰尼斯 美漫迪士尼
姑且算个画脚吧,九流写手_(:_」∠)_ 大一动画狗 总裁【攻】
我依然想让全世界的人都吃双叶,无论年上年下【我说真的 太怨念了这个】

【双叶】最近,哥哥的样子有点怪(我和哥哥的日常)

lo主神经病+文不对题系列

ooc ooc ooc重要的话说三遍

叶秋为第一人称 时间轴超长

主双叶

偶尔卖个肉

丸子读书少文笔渣求不嫌弃

如果不能接受可一直往下滑,或直接点×

OK可以接受?那么开始了→

我哥哥叶修跟我是双胞胎,出生开始我俩就长的几乎一模一样,不经常来我家的亲戚都不会分得清我俩。所以导致过年发压岁钱就是我的噩梦。

『叶秋,今年五岁了吧!都长这么高了!真是,还记得姑婆么?呵呵,来,叫姑婆,姑婆给你压岁钱。』一年才见一面的姑婆上来就把哥哥认成了我。

可是叶修那货却没有更正姑婆的错误,厚着脸皮笑嘻嘻的喊了姑婆,拿着我的压岁钱跑了。每年我俩的着装都一样,所以,即使这货领了两回压岁钱都不会被发现,我就死死的被他扯在身后连说句话的空都没有。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觉的我有点喜欢我那个混账哥哥。

虽然我一直叫他混账哥哥,但他还是记得我喜欢紫甘蓝蔬菜汤,每次老妈做紫甘蓝蔬菜汤的时候他都会找各种理由不喝,或者会假装吃饱,然后半夜去啃饼干发现以后被老妈骂。尽管他也很喜欢喝。

哥哥从小就喜欢玩游戏,各种游戏,偶尔我心血来潮陪他一起玩的时候都会被他虐的很惨。

记得有一次生病,我半夜发烧的很厉害,吃过了退烧药还是缩在被子里难受的睡不着。哥哥就从他床上过来抱着我睡,结果他怕我又烧起来一宿没睡,而我没心没肺一般睡的特别香。而且还导致我赖在他床上睡觉很长一段时间(哎呀黑历史啊黑历史)

小学的时候老师布置作文『最喜欢的人』我写的哥哥,然后被他看到之后嘲笑了很长时间,他说他魅力无限。可是当天晚上我看到他抽屉最下面的作文『最喜欢的人』写的是我。

我一直觉的哥哥可能是会喜欢我的,可是不敢说。每次都是见面吵架『混账哥哥』『笨蛋弟弟』骂的天花乱坠,我俩的卧室枕头翻飞。

哥哥喜欢玩游戏长大的目标是做职业选手,可老爸一直特别反对,觉的这是丢人的职业,老爸一直想把哥哥培育成他的接班人。这或许是个会让任何人都为之动容的目标,可是哥哥却对此嗤之以鼻。

十七岁那年,我不知道中了什么邪一心想着离家出走,并且把离家出走视为我毕生的理想。甚至在高一的暑假我偷偷准备了行李打算找一个时机跑出去远走高飞。

可是我万万没想到,就在有一天哥哥又一次跟老爸说想放弃学业在家打游戏而被老爸老妈同时骂了一顿之后。当天夜里趁着全家人都睡着的时候,哥哥偷了我精心准备的行李真的离家出走了,顺便拿走了装着我俩小时候压岁钱的存折(虽然没有多少钱)。

第二天晚上当我们看到哥哥在桌子上留下了一封给爸妈的信的时候,我们才真正意识到哥哥这次不是普通的致气了,而是动了真格了。我当即上QQ给他留了好多言,我坚信他一定看到了只是不理我而已。还有每次我想找爸妈要哥哥留下的信的时候都会被恶狠狠的拒绝。

『-混账哥哥,你干什么去了,你要玩游戏就玩吧,还真离家出走了!!!

-混账哥哥你倒是理我一下啊!!!

-混账哥哥你把我行李顺走什么意思啊!!!!!

-混账哥哥你把老妈气的都晕倒了你知道嘛!!!!

-小点想你了…

-我去你倒是理我啊…』

过了好长一段时间,一个月?两个月?我也不知道。但是我突然在邮箱里收到了哥哥发来的一封邮件。署名『笨蛋弟弟收』

『笨蛋弟弟,哥终于完成了离家出走玩游戏的理想!是不是特别佩服哥!

你知道么。出了一款叫做〈荣耀〉的游戏,哥看着这个游戏前程似锦。

不过这才刚几个月哥就把咱俩几年的压岁钱花的不剩什么了,就在哥就要卖掉最后一条裤衩糊口的时候,嘿嘿你相信么?哥的人品爆发了。找着归宿了!

有个人收留了我,而且这货荣耀玩的特别好,人也挺好的,还有个特可爱的妹妹。别担心哥了。估计这时候老爸老妈的气也消了吧,你可以好意跟他们的说一下哥最近活的特别滋润。

没有哥给你留着蔬菜汤,你还喝的着双人份么,发烧不敢睡觉的时候可别哭啊。没人陪你摔枕头可别难受啊。呵

不跟你絮叨了,笨蛋弟弟,等着有一天哥凯旋吧!』

我忽然有种失落感,我会很长一段时间看不见哥哥,这种感觉说不上多难过但是却一直在那里。

哥哥会时不时的发QQ告诉我他的近况。不过几乎每次都是跟我炫耀,比如什么在某个大公会手里抢到了一个特厉害的boss,或者是又跟收留了他的那个人抢到了首杀,再或者就是代练赚了钱…

直到有一天他突然很兴奋的告诉我,荣耀就要举行职业联赛了,而且他就要签约了,签约的战队叫做嘉世。我看得出,他真的很高兴。

一周之后,这货居然回家了。起初我们都很诧异。尤其是我,他不是才跟我说过他就要加盟嘉世去打职业联赛了么,怎么突然就想开了回家来了。结果谁也没想到,他只是回来办身份证的。老妈说什么都不给哥哥户口本,在我们以为他办不到身份证就会放弃那个什么荣耀职业联赛乖乖回家的时候,没想到他居然偷了我的身份证去参加联赛!还在我钱包里放了张小纸条上面写着『用用就还』

我一怒之下又一次在他QQ上刷屏了。

『-混账哥哥!!!

-你一回来就跟爸妈吵架!!!!把烂摊子留下来叫我收拾也无所谓!!!!!

-但是你特么把我身份证顺走了是什么意思啊?????!!!!(╯‵□′)╯︵┻━┻

-你倒是给我解释解释啊????!!!

-速度滚回来给爸妈道歉!!!!老妈都气的住院了你知道嘛!!!!!

-你倒是理我啊!!!!你还想不想让我踏实上大学啊!!!!』

可是这一次他却一直没在回我,过了没几天我就收到了一封快递,里面装着我的身份证和一张便条,上面只有三个字,『他走了』。便条隐约有被泪水浸湿的痕迹。事实上我当时根本没弄明白那个他是谁,但我知道一定是个对哥哥来说很重要很重要的人。

一年后,我在新闻的头条看到了嘉世在首届荣耀职业联赛上夺魁的消息,嘉世队长的名字赫然写着叶秋。可是嘉世队长却没有参加新闻发布会,甚至一句话都没有留下,让人怀疑叶秋是否真的存在。

我很高兴的把这则新闻拿给老爸老妈看,可是换来的却是老爸冷哼一声的臭脸,和老妈的一句『不成器,没出息』

连续三年,嘉世一直都是荣耀职业联赛的冠军,嘉世队长『叶秋』也从未公开露面。可是从第四届职业联赛开始冠军队的名字却不再是嘉世了,我看到了很多其他的名字,微草,霸图,蓝雨,轮回。

渐渐的有舆论说嘉世队长叶秋状态持续下滑,带动嘉世水平整体低靡。

这些事情我都没敢跟老爸说,哥哥离家十年只回过家一次,而且还是不欢而散,家里也从来不谈论哥哥。我大学毕业之后直接进驻老爸公司,几年过去我也混上了公司副董事,在别人看来我这才叫最好的归宿,可是我却有些羡慕哥哥,能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老爸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变得有些不大寻常,经常能见到他接待一些与公司没有半点合作关系的人。同时,各种媒体上对于『叶秋』的声讨声越来越严重。老爸接待那些人的次数也越来越频道。后来我才打听到那是电竞之家的领导和记者。

忽然有一天,新闻的头条赫然写着『嘉世队长叶秋退役,斗神一叶之秋易主新秀孙翔』恍然间铺天盖地的缅怀『叶秋』退役的各类报道、视频刷屏。

家里人都觉得哥哥退役之后会回家来,可是却没有。老爸又恢复了以往的样子,甚至情绪有些暴躁起来,公司也彻底撒手不管全然交给我。

通过各方打听,又问了几个玩荣耀的朋友,终于是打听到了嘉世的位置,又打听到了网上疯传的君莫笑就是『叶秋』(这个其实我早就知道了,他QQ名字就从一叶之秋改成了君莫笑)现在在兴欣公会的消息。

趁着春节我给自己放了两天假,动身前往h市,连蒙带糊弄的找到了兴欣网络会所,居然也真的找到了哥哥叶修。

正值春节网吧里没有顾客,卷帘门也是好像才刚刚打开一样。一进去看到的是一个长的挺漂亮的姑娘,身边大包小包应该是刚刚置办年货回来。看到我走进来直愣愣的冲过来,看到我之后微微一顿『你搞什么?』

她这么说的就好像跟我是熟识多年的朋友一样,略带差异的脸也是弄得我一怔,难道她把我认成哥哥了?虽然有些搞不懂但是还是礼貌的笑了笑『请问…叶修是不是在这里…或者说是…叶秋?』

姑娘表情瞬间丰富了,僵了一会,才问到『你是……』

『我是他弟弟。』我笑了笑。

姑娘又是一愣『双胞胎?』

我点了点头『是的,请问你是?』

『哦,我是这里网吧的老板,叶修是在这里没错。』姑娘说道,『刚才还在的,现在……叶修!!』姑娘突然豪迈的吼了一嗓子,和她秀气的长相有些不符。

只听一个角落里同样嘹亮的一声我几乎有些听不出来的声音回道『厕所!!』

『唔,他在那里……』

我笑了笑稍微点了下头『嗯,我等他。』

姑娘也是点了点头,随即热情的把手往周围一划『随便坐。』

姑娘给我拿了饮料,扔过来之后问我『你怎么称呼?』

我被她扔饮料的豪迈动作吓了一跳,好容易缓过劲来『我叫叶秋。』

姑娘倒是异常的惊讶『你才是叶秋?!』

我有些哭笑不得,身边不少玩荣耀的朋友都一直怀疑我就是那个不肯接受采访的神秘大神,对这些问题都快有些司空见惯『我一直就是……』

『这么说,是他借了你的名字?』

我想起哥哥偷走我身份证的事情,不禁有些咬牙切齿『顺便还包括我的证件』

忽的听见抽水声,就看见哥哥一身灰不溜毬的出来看到我咦了一声。

姑娘说『找你的』

『很显然』变化的声线,有些颓废的样子,跟十年前一点都不一样了。我忽然有些百感交集。

当天晚上老板娘请我们吃了饭,是派哥哥去跑腿买的,回来之后,发现他买的全都是我喜欢吃的,还有紫甘蓝蔬菜汤。他离家出走后,老妈就几乎没做过这个汤,现在忽然看到想起小时候的事,真想好好感慨一把。

我根本不知道我能不能喝酒,老爸一向不会让我沾一滴酒,就连应酬或者是酒会,他也不会让我喝。这次我破天荒的喝了点酒,但是我根本没想到就一杯,我就扑街了。睡的天昏地暗。

再醒来看了看表,意识到我真的扑的有点过于生猛。准备上楼躺尸,摇晃了两步险些载到。哥哥过来一把抱住了我。瞬间的幸福感把我包围了,他身上还是像以前一样的味道,衣服不知道是不是很久没洗过,有些硌得慌。

被扔到了哥哥睡的小储物间,满满都是哥哥的味道,这种莫名的幸福感来的太快有些措手不及。迷迷糊糊间,觉的哥哥在帮我脱鞋脱衣服盖被子,就想小时候我生病时一样。我就这么晕晕的睡过去了。

第二天,应该是准备回去的时候了,看不能把哥哥劝回家,我也是放弃了。从小我就了解他的脾气,表面上看着无所谓可实际决定下来的事情却不会在改变了。就像是他一直说要放弃学业玩游戏一样,最后选择了一个这么极端的方式来兑现。

当我已经坐在返航的飞机上的时候才暗暗的咒骂了一声,见到哥哥以后所有的计划全都乱了。说什么把这几年他不在家很想他通通忘到了脑后。

一年半以后,我又一次在新闻头版头条上看到了我哥哥的大名,当然这次是用的叶修这个名字。是兴欣战队在挑战赛上打败嘉世赢得挑战赛冠军的消息。

这次我破天荒的没有单单看一个标题,而是点了进去。一点进去就是哥哥那张跟我几乎一模一样的脸,微笑着朝镜头招手的特大图片。正文处写着

『嘉世前队长叶秋(即叶修)带领一只新人战队一路杀进季后赛,在媒体的追问下只用简简单单的一句‘我回来了’作为新队发布宣言。事实上这句‘我回来了’包含了叶修大神对于荣耀的忠诚热爱,与坚定地信念。时隔两年,我们又一次可以在职业联赛的赛场上目睹叶修大神的精妙操作。这对于任何一个荣耀的粉丝来说都是一件值得庆祝的事情。

而就在嘉世输掉挑战赛的第二天,嘉世战队老板就已经在官方发布嘉世挂牌出售的消息。这无疑在荣耀圈中引起轩然大波。而也有记者向叶修大神问起对这一事件的看法。

‘嘉世不会倒。但是对于这件事我很痛心,同时感到非常失望’

……

……』

足足两大页的报道,到后面我就实在看不下去了,都是关于游戏的事情还有各方面对哥哥复出的质疑或是祝贺。

有史以来第一次我开始对这个名叫荣耀的游戏产生了那么一点点兴趣。大概这个游戏真的很吸引人,以至于哥哥已经玩了十年还能这么热血的从头再来。

哥哥赢得挑战赛的那个周五,我买了一份电竞之家的报纸。头版上赫然就登着兴欣战队的专访。还有在曝光出来哥哥被嘉世赶出来之后的囧境其他知名战队队长的回应。只是没有人知道,哥哥被嘉世赶出来,有一部分原因是老爸在暗箱操作造成的。

我开始渐渐关注这个名为荣耀的游戏。我想,大概这次在结束哥哥就会安心回家了吧。

半年后,头版头条上又一次铺满了哥哥的名字『嘉世前队长叶修兴欣战队获得第十赛季荣耀职业联赛总冠军』

我突然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哥哥大概也会很高兴吧。当天晚上的记者招待会他并没有参加,我隐隐意识到了什么。紧接着第四天,兴欣战队主动召开了记者招待会,宣布了叶修退役的消息。

当天晚上我们就在家里迎接了彻底回家的哥哥。老爸老妈似乎也已经不计前嫌。仿佛一切都回归了正常的轨道。我也得以跟哥哥亲近亲近。

可是他在家里还没踏踏实实的待多长时间,一通电话又一次扰乱了我们好不容易回归正轨的生活。

竞技总局局长电话直接打到了老爸的专机上,说要让哥哥去做首届荣耀世界邀请赛的领队为国争光。

为国争光,老爸彻底被这四个字折服,又一次的跟哥哥吵了个天翻地覆,不过这一次的原因变得很微妙了,整个反过来了。而且老爸还逼着我帮哥哥收拾了行李定了机票,把哥哥『轰』出了家门。

比赛的日子是7月17号到8月6号,地点在瑞士的苏黎世。提前好长时间,老爸就开始打点去瑞士的事情,他说他要亲眼看看哥哥的这个‘为国争光’。事实上如果老爸不去,我也一定会去的。恍然间我有些感慨,十几年前哥哥醉心于这个老爸认为极不成器的游戏而遭到老爸的各种质疑,甚至后来暗箱操作了哥哥的退役(当然不全是老爸的责任),几年之后这个当初『不成器』的游戏已经发展成了连老爸都认同的游戏。不,或者说是,老爸认同的不是游戏,而是为游戏拼命执着的哥哥。

7月15号是中国队原定去住酒店的日子,老爸鬼使神差般的订到了跟哥哥同一家酒店的房间,而且到达酒店chick in之后,中了魔似的给哥哥所在的房间打了电话并且假装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额,比赛好好打,我跟你弟弟就不去了,你别分心。』

哥哥一贯的嘲讽声音笑道『不来了这电话上显示的是房间号,我读书少你不要诓我。』

『……』一直憋着笑的我终于是看到老爸一会一变色的脸笑了出来。

『呵,我都听见内混小子幸灾乐祸的笑了,叫他接电话。』

『哥…』

『你们来就来了,别出去给我惹事啊!尤其你老实在屋里待着别出去。』

『切』

『我还有事先挂了。』

『………』
结果第二天我下楼吃早点的时候被一个没完没了说话的人截走,一路把我扯到他的房间还一路说个没完。

『我说,每天你都闷在你内小屋里不出来,我就说让我抓住你肯定就不放了,看了吧,这么快就让我抓住你了。吃什么早点,一会让队长给多带上来两份不就行了么,好不容易逮着你了,咱俩先PK几局。哦对了你说你没带账号卡对吧,那这样吧你拿队长的怎么样,你不是什么全职大神么。全职业精通什么的对你来说不在话下吧,而且你还用的是荣耀第一术士的角色你还拒绝什么。诶从刚才我就没看你抽烟啊,我跟了你一路也没看你抽,你是不是戒了?我就说嘛,抽烟什么的根本就不好,行了不说了,咱俩先PK!你就用队长的电脑吧,队长不会介意的。诶,从刚刚开始你就没打断我说话真是史无前例啊,今天怎么这么不正常啊,是不是觉的跟我PK压力很大,然后惧怕到无语哽咽了?诶叶修你说句话啊。』

这个人从刚开始就一直说个没完,我连插话的空隙都没有,狂说了半天连我都有点晕头,更别说反驳了。

『我不是叶修…』

『哎呦你就别骗我了,真是,叶修我还认不出来么,你不想跟我PK就直说嘛,开这么弱智的玩笑干嘛!不就是叫你跟我PK一下么,你至于的么,行了别说什么了这就开始。』说着这人却是已经帮我刷了账号卡准备进入游戏了。

门外渐渐有说话的声音传来,然后就听到几声敲门声『少天,是我开门。』
『噢噢噢噢,来了来了来了来了。队长回来了啊。』被唤作少天的人一边开门一边还一直再说,我真有些佩服他的肺活量,『队长你知道么,我把叶修拐来了,可是这货今天好像有点不对劲啊,非得说自己不是叶修,还死活不跟我PK,你说他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啊,真是,就要比赛了,他作为一个堂堂领队还有心事了。队长你说他开这么弱智的玩笑干嘛,我还……』

开门后,只见跟少天唤作队长的人站在一起的正是我哥哥,就是真正的叶修,嘴里还叼着正燃着的烟头。

我忽然有种欣喜的感觉,哥哥像救星一样出现在我眼前。

『呦,黄少天把你拐来了。』哥哥脸上有种幸灾乐祸的感觉。

黄少天一边看看我一边打量打量哥哥,而后对着哥哥就开嘴炮『我靠你谁啊,叶修?那内边的是谁啊,你逗我么,影分身术?抽你一巴掌会化成烟么?我说…』

打断黄少天的是他的队长『怎么回事?』很显然是冲哥哥问的。

哥哥一把把我扯起来『这我弟,叶秋。』

『我去我去我去我去我去我去!!这才是叶秋?合着原来你用的都是你弟的名字啊,不会是你弟代打的吧,我跟你说这个问题可就严重了,联盟知道这回事么,我说你怎么上回复出之后用的叶修这个名字呢,原来另有隐情啊。说真的呢,联盟知道这事么,我觉得不知道吧,电竞之家头版头条上都没有这回事吧,诶我说你们俩双胞胎吧,长的真像诶…你知道么我家原来有个亲戚也是……』

哥哥一巴掌糊在黄少天脸上终于是让他闭了嘴。

『冯主席知道这事么?叶秋和叶修的事?』黄少天的队长问哥哥。

『老冯知道,老冯早就知道了。』哥哥吐了一口烟圈看了我一眼,『不是说来就来了,少在外头晃悠么。哥名气这么大,保不齐什么时候你又被当成我拐走了。真是,哥也是很忙的,到时候哥可没空满世界救你去。』

我突然有些汗颜『切,就是吃个早点,连早点都不让吃么。』

『算了算了,你过来跟哥一起睡吧,让老头住我内屋,我看着你就不会乱跑了』哥哥脸上忽然绽出一个让我有些不寒而栗的笑。

当即就扯着我去他房间收拾东西了,半路上撞见一个竖着小辫子的男人和一个戴着眼镜的男人『诶内个不是老叶么,他旁边的谁啊,我去不是吧,俩叶修。影分身术?』

哥哥的单人间挺大的,收拾的挺整齐明显是客房服务的结果。靠窗的桌子上放着一个笔记本电脑荣耀的账号卡放在旁边。我给他收拾的行李我看根本就没打开过。扔在一边的地上。

哥哥掐灭了烟头,朝着行李抬了抬下巴『你来拿行李。』

『你个混账哥哥!!你行李是我收拾的还叫我拿是嘛!!我拿电脑!』

『哎呦这可不行,这里面全都是高级机密万一弄坏了怎么办。』

『切』我不屑

『切什么切,还有你那是什么眼神,没大没小的,拿着行李。』哥哥却是已经把行李扔到了我手上。

我的房间跟哥哥的房间平面距离没隔多远,却是隔了好几层。我们到屋里的时候老爸还在睡觉,哥哥是毫不客气的上去就把老爸一把推醒『老头,醒醒,换房间啦!』

本来看着老爸满脸的怒容,看到是哥哥,愣是什么都没说撂下一句『等你回家在算帐』嘟嘟囔囔的夹着行李拿着房卡走了。哥哥软软的瘫在那张大床上『能把老头弄到没脾气了,看着也挺爽的哈。』

『呵呵』我干笑一声就去他就给我的那张小床上收拾东西去了。只觉得背后一冷有只手忽的把我抽过去,一下便载到床上了,床很软。摔一下根本不会疼。哥哥突然坏笑一下说到『不是说一起睡了么。怎么还不愿意?』

『呵呵』

『你说你刚刚给我惹了一个这么大的麻烦,我得怎么惩罚一下你?』哥哥站起身,拉上了窗帘,还把门反锁并挂上了请勿打扰的牌子。然后骑到我身上坏笑道『黄少天内个话痨保不齐什么时候就说出去了,喻文州倒是不大会说,可是还让张佳乐和张新杰看见了,你说这事是不是就严重了,嗯?』

我的脸腾的一下就红了,哥哥这个姿势……我忽然有点口干舌燥,爬起来够到了床头柜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放的一杯橙黄色饮料,一口闷下去我有点蒙。这…这特么是酒啊…听得哥哥嘿嘿笑了出来。

『我就说你傻肯定会喝那杯酒。』幸灾乐祸的表情毫不掩饰的写在脸上。

『混账哥哥你干嘛给我喝酒?!』哥哥正一脸诡异的逗弄我的头发。

一把扯过我按在他身下,脸埋在我脖间,潮热的声音说的我头皮发麻『因为喝点酒,你会比较听话。今天哥陪你玩点游戏怎么样。』

我侧过头,哥哥眼中有些莫名的情愫涌动,烧的我脸更红了。我不安的扭了扭身子,酒精浸润过的声音有些魅惑『不要。』

夏天的衣服本就简洁,苏黎世的夏天也比较热,我身上只穿了一条沙滩裤和一件T恤。

哥哥转过头来一口衔住了我的嘴,舌头小蛇一般的探进我嘴里『哥…唔…』我意识到吻我的是我最爱的哥哥,是我爱了二十多年的哥哥。渐渐的,推搡的手转为迎合,扶上了他的头。唇齿相依交融,我倒是很开心,哥哥真的是喜欢我的。

忽然觉得上身一凉,哥哥已经是把我的T恤褪到脖子处了。往上轻轻一扯,就是轻松脱下了上衣。一路吻下,在脖子处还用牙齿摩了摩,痒的我浑身一个激灵,下体有些灼热。哥哥在我身上留下好几个大大小小的草莓。

哥哥炙热的手一路向下,终是探进了裤子中,抚摸着我的凸起,带上一点力道的刺激使我感受到了之前从未有过的感觉。几下就扯开我的衣服,赤裸裸的蜷缩在哥哥身下,看着哥哥还一脸玩味的看着我,不禁脸更加红了。

三两下脱掉身上衣服,正面就攻过来。一手搂着我的腰,一手把玩着我身下渐渐胀大的物体。听到他变得有些魅惑的声音在我耳边吹气『要开始了』紧接着一根手指捅入后穴。

『嘶…』我倒吸了一口冷气。紧接着,两根,三根倒抽冷气已经变为呻吟『唔…哥…疼…唔…嗯…哥…啊…』

哥哥忽然抽手,一时间我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可突然,哥哥把我反着压在床上一步垮在我身上,只觉得一根硕大的东西刺入身体『啊…唔…哥…』哥哥俯下身来,舔了舔脸旁的汗水『忍忍就不疼了』然后是一波又一波的律动。不知过了多久我就睡着了。朦胧间感觉哥哥亲了亲我的嘴,小声说『你终于是哥的了,你知道么,哥喜欢你。』

几天之后哥哥带领中国队赢得了首届荣耀世界邀请赛的冠军。一行人欢天喜地的回了国。那个说话没完的黄少天,却是嘴快的把我的事告诉了其他的人,除了那个前几年过年在兴欣网吧喷了我一身礼花的苏沐橙,其他的人脸上无不充满了惊讶诧异。另外一个叫楚云秀的女人却是当即就和站在她身边的名叫李轩八起了这件事。虽然在哥哥的威逼利诱之下这件事没能曝光出去可是当天晚上,我就真的没能下的了床。

自从哥哥拿了世界冠军回来老爸倒是再也不管哥哥干什么了,只是因为哥哥说过要老老实实在家呆着,就安排到我身边美其名曰帮我整理文件来了。作为副董事,虽然不是特别忙,倒是办公室里忽然多出来一个没完没了打游戏的人也是很不爽的。

可是同样在那之后哥哥对我的惩罚就变成了『信不信让你下不来床』在这种高强度的惩罚之下,我愣是学会了打荣耀。每天固定的任务就是被他虐菜。有一次我趁他不在的时候,把他挂掉了,当天晚上我又一次没能下床。



-------------------------------
_(:з」∠)_这篇文终于是磨蹭完了,真是抱着手机就懒得写了。丸子家里有一对双胞胎哥哥,真是俩人在家就特别基,一起睡蔬菜汤什么的都确有其事(但是下不来床什么的都没有啦(ฅ>ω<*ฅ))双叶这对cp真的是从一开始就很萌。不过丸子写出来也不知道有没有人看。不过能看到这段话的都是小天使*罒▽罒*妹子瘦十斤,汉子长八块腹肌!!

评论(15)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