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行歌笑太太
A团迷妹 【大野智是全世界最好看的人!】
屁股中毒【爱DVA 随内人爱法拉】
最近日剧 杰尼斯 美漫迪士尼
姑且算个画脚吧,九流写手_(:_」∠)_ 大一动画狗 总裁【攻】
我依然想让全世界的人都吃双叶,无论年上年下【我说真的 太怨念了这个】

【多CP】全职侠义录

我舍不得吞手办_(:з」∠)_

嗯…是个长篇食用请注意……

本章铺垫无cp请注意…还有古风背景…你们小心……

文笔渣错字受逻辑差语死早请关爱一下老年人

绝对不会坑相信我_(:з」∠)_

我在想要不要圈一下观光团_(:з」∠)【算了还是来吧……我知道不圈你们根本没人来_(:з」∠)_】 @丸子家的问玊_丸子说好的周更呢//_o\ 亲爱的我感受到了你名字满满的爱意 @空时空悬_倒着读才是真名2333  @瑜猗_朋友你听说过方袁吗  @雪晶~  @总受晨呆萌地对你说  @唯安小熊 ……嗯……能找到的……也就这些了

那么…以下放文_(:з」∠)_

1.0

神都朝露殿上,陛下怒气冲天,奏折摔了一地,满朝文武大气都不敢出。 “一群废物!连个人都找不到!跟朕讹了那几十万两银子去,八成都化作贪银了罢!”

“陛下”太常寺长史伏在金座之下,语气恭敬尽显诚恳,“依老臣看,王爷怕是不会回来了,王爷自幼便喜好武学,于我皇室不甚相和,若是有了谋反之心,怕是后患无穷啊。依老臣所言,不如莫要费那力气寻王爷的踪迹,直接…”

“混账!”皇上手一甩,龙袍上宽大的袄袖将案上盏茶抽到地上,“朕的兄长也是尔等能说三道四的!”

“陛下息怒”跪在高堂之上的群臣怕极了现在这幅样子的陛下,个个都缩着脑袋敛声屏气生怕说错了什么一不留神就掉了脑袋。

“朕给你们两个选择。第一!一个月的时间给朕找出兄长下落,第二!一个个都来提头面朕!”说完皇上龙袍一甩扭头走了,留下一干大臣面面相觑。

“退朝!”

跟在皇上身边很久的太监看到今日皇上在朝堂之上的表现也是心里一震,他虽然知道当今圣上偏爱他这兄长,却不以为以仁德爱臣的圣上能为这个兄长发这么大的脾气,对着满朝文武说出这等狠戾的话来。看来,这已经不仅仅是偏爱了…

“陛下,苏姑娘来信了”

『你派人找叶修的事我们都已经知道啦。你又不是不知道叶修他这人最喜欢无拘无束的江湖生活,他说他挺自在不想回去,你也就别操心了。叶修还说,有找他这闲工夫还不如去娶几个妃嫔,也省得朝堂上那些个老家伙说个没完没了。

         苏沐橙敬上』

信的下面还画了个七扭八歪的吐着舌头的小兔子,看着挺可爱的。

嫔妃么……叶秋脸上一瞬间多了一排黑线。

2.0

帝都最喧闹的酒楼里,大堂里各色人等熙熙攘攘好不热闹,二楼罩着白帘的雅间中有几个人杀气涌动,伺机对着大堂里斗赌人群中的一人动手。

“君莫笑,压大压小”东家笑眯眯的看向已经输的仅剩一颗铜子的玩家。

“小”被唤作君莫笑的男子也是笑着看向东家,捧着烟袋依旧泰然自若,仿佛输了的钱都不是他的一般,“这局过后不在玩了,没钱了”

“这败家鬼,输了这般多的钱依旧腆着脸赖在这里耍钱。”

“你们不知道,这君莫笑啊就是个浪徒子,心情好了就在哪茶馆支个摊说说故事,亦或是在东市举着把伞耍耍把事,心情不好了就上这耍钱。”

“那这厮平素吃甚,莫不是讨饭吃?”

“看他耍钱也不甚有钱的样子,怎的输了这般多依旧面不改色”

“谁哪知道他想的甚么,还有人看到这君莫笑身旁总有个貌美之极的女子跟着嘞!”

“诶?不是吧,那是谁家的丫头啊。这般不检点”

“谁哪知道呢,没准是哪个窑子里的妓子呢”

围观的人纷纷议论。君莫笑全都听在耳朵里也不做评论,听到妓子的时候却是嘴角一抽,脑子里想着他们议论的当事人听到这话以后,没准会微笑着轰的这几个乱嚼舌根的家伙体无完肤然后笑着说抱歉,就后背发凉。

“他压小,老子就压大!”面相粗犷的玩家撸胳膊挽袖子护着面前一堆堆的金银手饰和铜子,一看就知道都是从对面不甚幸运的君莫笑身上赢来的“这回老子压上这一堆首饰和这个!”

人群中炸出一声声惊呼,那人拿出来的赫然是一根金条。

“这么大手笔输了怎么办呐”君莫笑嗓音慵懒确是很好听。

“输?老子才不怕,就你那臭手气,只怕哪天把家里娘们也输给我喽”乡野莽夫大概也只会开些粗鄙的玩笑。

“呵”君莫笑只轻声笑了一下,默默摇了摇头,人在兴头上永远会做出一些惊异的举动,才会事后后悔莫及。

君莫笑手生的很好看,骨节分明。拿起桌上竹筒抄过骰子上下摇晃起来。乳白色的骰子在竹筒里翻飞,发出清脆的声响,围观的看客高声叫着筹码。

“啪”竹筒拍在桌子上掀开的一瞬间周围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

把玩的有些发黄的骰子静静的摆在桌上,红色的两个一字点数炸眼的露出来。

君莫笑依旧泰然自若一个烟圈吐出“你输了”

壮汉显然不接受这个事实,狰狞的看着对面泰然自若的吐着烟圈的君莫笑。

君莫笑就好像早就料到会有这样的一幕出现,依旧摇了摇头道了声“失礼了”便把一桌子的金银首饰和沉甸甸的金条塞到怀里。

壮汉就像是失心疯了一般,双眼充血,抽出腰间短刀便朝君莫笑好看的手上刺了出去,与此同时雅间内四人人飞出刀剑出鞘落在君莫笑眼前。

只不过不同的是四把长剑同时架在了那壮汉的脖间。

“哐呛”烟斗打在短刀上,另一只手夹住短刀“呛啢一声短刀折断”掉在地上声音清脆,围观的人一哄而散。

“早就说过输了就不太好了,你看你还不信。”君莫笑嘲讽的笑了笑,“现在输了却又想要赖账”

“你!你!你!你是什么人!”面对四把架在脖颈上的剑,拍金条的豪气早已不在。

“莫笑江湖看客,闲云野鹤悠哉然。君莫笑罢了”缓缓抽了口烟“我不认识这些人”然后拢过钱转身走人。

“留步!”举剑其中一人见君莫笑有要走之意,冲上前就拦住。

“嗯?”君莫笑不解的意味中带着些许敌意。

“敢问阁下可是一叶知秋”

“在下君莫笑,一江湖散人罢了,哪敢与斗神相形并论”君莫笑说罢抬脚便走人,留下剩下的几个人手中举着剑不知如何。

-------------

不出意外今天晚上第二蛋祝我幸福




评论(3)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