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行歌笑太太
A团迷妹 【大野智是全世界最好看的人!】
屁股中毒【爱DVA 随内人爱法拉】
最近日剧 杰尼斯 美漫迪士尼
姑且算个画脚吧,九流写手_(:_」∠)_ 大一动画狗 总裁【攻】
我依然想让全世界的人都吃双叶,无论年上年下【我说真的 太怨念了这个】

【叶方】 画中仙

点文来自 @好大一圈高频扼流圈x 圈老婆 @丸子家的问玊_脑洞遍地求水泥 

聊斋梗_(:з」∠)_嗯……里面的东西都是我自己编的_(:з」∠)_

OOC OOC OOC请注意,这大概是我写过最OOC的文了

文笔渣错字受逻辑差语死早,还是个自带BUG的渣渣

小公主玻璃心玛丽苏女王请注意,不提供任何形式意义上的撕逼服务

好的可以接受?那么,以下放文

那年科举,方锐终究还是没能走上御试的官路,然而也没有任何一家太守府会收一个毫无背景的举人做谋士。方锐几乎都快成了整个神都的笑柄。

“不如叫你家儿还是莫要去參举了罢,你看那方老爷,举人倒是中了却是因无家无业而现下仍只做个穷书生,每日卖画为生,这有何可好的呢”邻里邻居的倒是都知道当初方锐一个人寒窗十年的不易,却也觉得惋惜。

“那他怎么不去做个佃户,都说东门处的王老爷为人和善,赁块一亩三分地也够养活自己得了。”另一人却觉不得有何应惋惜的,语气倒是有些不屑。

“读了十几年的书,腹中除了那些个之乎者也还有什么,怕是做不来罢…”

谈话声渐渐远离了方锐暂居的小破院,院内真真一片荒芜,杂草横生,屋内更是简陋不堪,窗纸漏风没觉得有什么作用。

“哼…”过了许久,才放下笔,方锐自嘲的笑了笑,拎起来刚画好的仕女图,加了几笔朱红“大约…能卖个二两银子罢”

细心的将画轴卷好,插进一旁的竹筒里,等着明天出去卖。

“你便只会画这些胭脂俗粉莺莺燕燕么”一声轻小调笑在寂静中显得特别诡异。

方锐立刻绷紧神经“什么人?”

“你猜猜看罢”那声音略显慵懒,却又十分好听。

「入夜时,魑魅魍魉横行,耳边声,切莫应之。亦或为濡女,捧烛烤之…」方锐脑内想起曾经看过的书,有些后悔应了一声,慌忙的端起烛台,朝着声援处烧去。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只听一声尖叫窜上云霄“哐啷”一声烛台掉在地上,灭了。

方锐胳膊上,有一只冰凉的渗入骨髓的手,松松的握着,慵懒的声音再度响起“方老爷,你想做什么?”

烛台再度燃起,方锐看到了一个俊朗的书生扮相的人捧着烛台,修长好看的手指挡着风护着迎风闪烁的火苗。

“你是…什么人”方锐觉得眼前人面熟的很,却又想不起来到底在什么地方见过。

“我叫叶修,但我不是人”叶修放下烛台,缓步走向方锐,“看老爷神情已然忘了我了,我可是你创造出来的呢。”

方锐吞了口口水,散发着冰冷气息的身体确实不是人类能有的温度,但却长着一张惊为天人的面孔。

看方锐傻在原地,叶修轻声笑了笑,指了指墙上挂着的卷轴。

“你你你!是人是鬼!”方锐大惊,画是他画的,也是他自认为画的最好的一幅画,画中书生朗朗才气英俊逼人,立于案边,挥手作画。

可是现在,画上只有一方桌案,一吊竹帘罢了,哪里还有什么英俊书生。

“我若说我是鬼,你会怎样”叶修笑着走近方锐。

方锐警戒的退后“你莫要再过来了,我手中有桃木剑”说着,哆哆嗦嗦的抽出袖子里的小短剑,举在胸前。

叶修显然没在意那小小的桃木剑,更得寸进尺的往前上了一步“你创造我出来,却是这般害怕?”

“都说了莫要过来!”方锐挥了一下木剑,就听“嘶”的一声,叶修捂着胳膊蹲下了。

“你那玩意,还施了法呢”叶修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土,“我并非恶鬼,只是画中灵罢了,今日现行出来,只为跟你道声感谢,哪成想却是伤了我。”

“…”方锐一向伶牙俐齿,却也是什么也说不出来。

“我每日只能午夜出来一个时辰”叶修看方锐的眼神有些复杂“道歉的话明日在说吧”

说完,叶修抖抖身子钻回画中去了。跟往常一样并与什么差别,只是仔细看,画中人嘴角微微上扬,神态怡然。

过了几日,方锐发现,自己的画越卖越好,更是有些富贾一方的商人也来慕名前来求画。

方锐也渐渐习惯了每天半夜,叶修从画里钻出来,跟自己说说话,再看着自己入睡的生活。有时候,方锐还会等着叶修,用他磨的墨作上一副画,往往用叶修磨的墨画出来的画,卖的都特别好。

而叶修,每次都一口咬定是自己周身带着仙气。

就这样几个寒来暑往过去,虽不能说家财万贯,但方锐却是真真脱离了贫困。用卖画得来的钱买了处安静的小院,比原来的地方干净的多,也再也不用外出支摊卖画了,在自己家边上盘了个画苑,倒也算是名镇四方。

叶修始终挂在方锐床上的幔帐中,叶修嫌暗,方锐却说不愿让别人看到。

这些年以来,方锐一直觉得是叶修在暗中帮他,不然就方锐来讲,以他的画工绝不能做到现在这般名声鹊起。

后来有一天深夜,佯睡的方锐看到了他这辈子都绝对无法忘记的一幕。

叶修用桃木剑刺穿自己的手,流出星星点点带一些光亮的血,而叶修用毛笔仔细的沾了血,涂在画上,鲜红的血液涂在白纸上甚是扎眼,却是不大会就消失不见了。涂完全部的画,叶修满意的笑笑,重新卷好卷轴。

方锐一直现在他身后,惊异的一个字都说不出口,直到叶修转过身想要回到画中才看到举足无措的方锐。

“被发现了”叶修轻松的吐出一口气。

“你…到底在干什么”半晌,方锐才觉得灵魂回到了自己的身体里。

“如你所见”叶修脸色很是苍白,比鬼魅的苍白还要苍白。

“所以说,我的画之所以能够名造一方,都是因为你?!”方锐失声叫出来。

“抱歉…”叶修愣了愣,却是没想到方锐知道这件事后会是这样的反应。

方锐冲到叶修面前,紧紧的搂住叶修“你怎么…这么傻啊…”

叶修呆在原地,任由方锐抱着捶打,原来会是这样的发展么。

“我…得回去了”叶修虽然很不愿意离开这期待依旧的怀抱,但还是无奈这身体。说罢一扭身,把方锐抱上床,而后自己钻进了画中。

方锐的画卖的更好了。

每当方锐怒气冲冲的质问叶修的时候,叶修总是静静的听着然后一脸无害“不是我做的,是你自己画工精湛了”

“鬼才信!”方锐扔了手中的笔,“我画成什么样我还能不知道!”

每次都能这么嬉闹着过去。

方锐被召进宫了,进宫仓促,他什么都没带,叶修一个人趴在床上,百无聊赖的看书,一阵光亮,屋内突然多了一个老人。

“你真的想好了么,你这样会死的”老人面容严肃,没有任何开玩笑的意思。

“想好了,自从我钻进画里就已经想好了”叶修无所谓道。

“真不明白有何意义,区区一届人类,竟能叫你下凡寄于一片画上”老人叹了口气“你真想好了,你若如此做,便再无望官复原职,只能将你发配于地府了。”

“想好了想好了”叶修摆摆手,“我从不后悔,你还不知道么。”

“你啊…”又是一道白光,老人消失了。

叶修表情凝固在最后一个微笑上“地府…么…”

十日后,兴高采烈的冲回家中的方锐,愣在院中,院中火刚刚被众人扑灭,家中只有书房完好,床烧的所剩无几,床上的画,更是只剩呀一块指肚大小的卷轴碎片。

紧握着诏书的方锐终于是握着那一方碎片哭的声嘶力竭。

诏书上写着「素来听闻方氏举人画工精湛,如巧夺天工,朕特命方举人为画苑主管,不日进京领职」

第二天,宫里来人接走了魂不守舍的方锐,进宫之后,每日生活衣食无忧又十分闲适,画苑的人们都说这新来的主管有病,每日只画同一个人,虽然画的栩栩如生,就好像要从画中走出来一般,但他还是不满意,只是拼命的画,画完便烧掉。

方锐活到九十三岁,于宫中病死,并无妻室,自进宫以后只画过一幅画,便是同当时挂在方锐床头的那副相同的,可方锐依旧觉得画的不好,因为里面不会有人半夜十分走出来与他斗嘴。

奈何桥边

“你说你,都等了这几十年了,到时候人来了记得与否还两说呢,也不喝水不吃点东西,渴了说,婆婆这有汤。”孟婆端着碗汤递给叶修。

“不急,就快了”叶修笑着推开汤碗。

自从画烧了之后被发配到地府的叶修拒绝喝孟婆汤,任谁来劝都说自己在等人。

方锐才走到奈何桥边第一眼就看见了一脸欠揍的叶修,不由分说冲过去一顿胖揍。“你当时到底怎么了!”

叶修笑着抱住方锐什么都没说却急着很孟婆介绍“你看这不是来了么”

“我问你怎么回事!”方锐嚷道。

叶修还没说话孟婆倒是替他说了“叶修本来是玉帝身边的画匠,帮着文曲星选文人官士的,结果不知怎的便看上了你,说什么也不在天庭呆着了,文曲星不依,这人居然就一头钻进了你画的画里,到画中不能算人,仗着倒是还有点仙气,能午夜时分出来透透气,然后他看你画工精湛却不得人识居然用自己的仙灵帮你,本来灵体就受损,元气大伤,然后仙灵还即将告竭,他就打算帮你最后一把,以他自己的灵气为祭,保你一世前程似锦。”

“婆婆”叶修面容严肃,“这与咱们相约的不同啊”

“你…你怎的这样傻啊!!”方锐终于是埋进叶修发间,嚷出来。

“再也不会这样了”叶修揉了揉方锐的头发,轻声保证道。

-----------------FIN

能看到这里的都是小天使_(:з」∠)_我居然今天双更了_(:з」∠)_

请各位客官务必有意见提出来我可以改正_(:з」∠)_谢谢大家

评论(12)
热度(21)